《【Benni❤旧图归档】Nutella广告x38(2011年第1期)》

嗷嗷嗷嗷嗷!!!!

沙尔克的霸王花

当当当当~我是言之有信的好孩纸~说好今天晚上就是今天晚上嗷~

2011年的旧图开始放送啦,大家来跟灰灰一起来见证一朵花的成(diao)(xie)史吧~其实这一年的图还都是很美很美的,不过阿花逐渐不留刘海脱离幼齿了……然后就……

不说了,直接开始=w=


————————————————————————


Nutella的合集其实有GN做过的,这里就只选阿花的图了~

注意:【动图gif预警】【流量党慎入】【胡花各种萌】


镇楼用一张把我苏得一塌糊涂的侧颜化妆图……



之前有解释过Nutella这个广...

《绵绵》


这是第一个让他认清自己是如此鄙陋不堪的人,所以费尽心机用光力气想漂亮给他看。

所有的美丽都是因为你。

所有的戏剧都只是演给你

你看不看的到,这都是献祭给你的一生。

这一生是不是只为你,你都看不到。

“爱和对爱的病态需要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就在于:在真正的爱中,爱的感受是最主要的;而在病态的爱中,最主要的感受乃是安全感的需要,爱的错觉不过是次要的感受罢了。”

看到了这个。
我觉得。简单来说就是这样的。
他对爱的需求其实就是对安全感的需求。
爱是其次。
哪个人是其次的其次。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w。

容器是漏的。有一个无底的洞。

其实他是谁。心里想什么。一开始是什么。后来又变成了什么。有什么重要的呢。

一块拼图。制造者以为自己造出来的是什么,拿到的就是什么。而且也不会变。

不是在向他提问。是在问自己。
不关心他说了什么。反正自己会回答自己。

《All About Lily Y》

嘛,说好的俺本命(并不是

开个小头


All About Lily Y


我到L城的时候是傍晚。


火车站人很少很空旷,天和周围的建筑都是灰色的。穿透围墙的一株泡桐已经枯死了,但还是把天空撕成一瓣一瓣。这里比我想象的更冷一些,厚重的云层酝酿着一场夜雨。风吹过不知从何而来的水汽。有一辆样式老旧却刷了刺眼青草绿色油漆的出租车停到我身边。

L城的道路虽然陈旧,但并不逼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路上实在太过冷清。这个北方的城市反常地四处长着低矮的灌木和我叫不出名字的藤蔓植物,我听说这个季节L城已经下过几场小雪了,但是这些植物却如同生长在南方的盛夏,...

《此处应有大块肉。不会写。》

此时那些仇恨因为太过年轻而显得鲁莽,只有留存于上一世不可言说的妄念,最适宜如此温柔的月光。

即使生命被碾破之后夜雨冲刷掉伤口汁液溶解了骨骼冰雪重塑起肉身。
记忆还漂浮在这座城市里不愿死去。

短促卑微可笑的上辈子。原来唯一苟延残喘想要存活下去的,是关于你的记忆。

你将祭献于天地神明,而我将祭献于你。

其实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喜欢我,为什么对我好。
但是我感激所有看见过我并把我拉向他们的人。
你们每个人都是让我想要努力生活下去的奇迹。

《本能》

我就!知道!是阿黄!yeah!!

西湖七月半:

来自爆一次!


青冰白夜:



……总而言之是个太久远到连我们自己都差不多忘掉了的坑。前文参见 @西湖七月半 。



首先还是按照原文的叙事顺序来写。黄少是蓝雨传媒旗下的作家,小周是轮回娱乐的当红偶像,出演了改编自黄少的小说、由大眼导演的影片《不留》,杀青前后被无良记者阮成偷拍到了他和黄少的激吻亲密照,小周飞回S市开新闻发布会出柜。



故事从黄少酒驾被拘开始,前检察官现律师老叶受蓝雨总编喻总之托去保人,躲避记者耳目送回蓝雨B市分部,并...

《一座城池》


能想出好多他对爸爸箭头的方法
怎么也想不出爸爸怎样对他有箭头

不过忽然觉得其实对父子爱得深沉是因为爸爸是所有能用来CP的人(?)里最像LYC的。

其实我的执念一直都是LYC吧(。

但又不想拟人。
LYC有很多萌点是它的物理属性(?
拟人就没有了。

所以是不是每个ALL最终都会变成独啊。
感觉心态几乎是在比较他和谁CP最美
最后发现许给一座濒死的城市一生一世最美呢。

我从前的画风应该是他和谁CP最幸福啊【捂脸。

不过这样挺好的。所有的伤害早就已经写好了。不会有更多的辜负。只有厮守终身的幸福。

惹!死物就是这么有安全感!

《Love Letter》

因为月光之外里的一句话开的脑洞

刷刷刷开完之后又看了一下。

有点眼熟惹真的有点像求之不得番外里那个名震圈内外的梗啊。

我还挺喜欢那个梗的

心塞。


还是记一下脑洞吧

OOC

SJB

借一点原作背景

没有科学

大致就是从XY死了开始

某人不甘心

于是

做了一仓库(?)

长得和XY一样的AI

把一号机的情感 一些记忆还有balabala分成很多份

分别装到这些生化人脑子里(对的嘛本来想当高考天津卷的小作文写的)

然后就是谈恋爱

他教AI写诗 弹琴 唱情歌

让AI为他弹琴 写诗 唱情歌

有时候他可以和其中一个...

《然后是那篇看起来很复杂很心脏的魏喻黄谍战坑《夜雨十年灯》》

这文坑了我差不多可以安心的走了,哦不对,还有……本能……

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剑:

每次整理这种剧情比较复杂的脑坑都感觉到了自己当初萌全职时深深的爱多能作死


总之一切荣耀归于和我聊了893页全职的病友@命名空间 。 


是的因为参考原型时代比较敏感+觉得这文里的喻总实在太黑+两个作者都战现充去了所以写了三更就坑了……………………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文又是因为大纲太完整所以坑了好吗!!!!!!


关键词:被蒙在鼓里的前奶黄包黄少+沧桑主讲人老魏+名副其实的心脏喻总+蓝雨的大帅逼郑轩大大+蓝雨最后的良心奶黄包小卢【脑到最后我们开始用...

《血月亮》

高考作文第二弹

上海卷

不知所云

毫无撸点

不敢看第二遍

我想的明明不是这样的

被自己的表达能力蠢哭了

于是干脆放弃了

就随便写了

大概是一号机

那么烂其实也不用分了


血月亮


你曾见到过血月亮吗?

吟游诗人眨了眨眼睛,他的眼里映进沙漠里跳跃的篝火,像火焰一样明亮又神秘。

夜已经深了,一轮孤月高挂在空中。疲劳的旅人枕着厚毛毡沉沉睡去,木头小人停止歌唱,恢复了一件死物该有的安静,只有两个孩子不愿错过今晚最后一个故事还一左一右围在诗人身旁。

在和大漠截然不同的极北冰原,那里没有四季,只有冬天。世界仿佛就是茫茫的白色,每年六月的时候冰层下才会长出几丛颜色浅...

《不朽》

江苏卷


大概就是借了原作一点点背景 

其他都乱来的

O

O

C

药...


《寒命》



本来想半夜惹和自己真情实感的好好分析一下某人的心理的,哪里想到忽然

SJB开始发作
SJB开始发作
SJB开始发作

粉不如黑
粉不如黑
粉不如黑

某位小伙伴 对就是你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如果你看了wb私信告诉我好吗?不买我安利也没关系,如果你能忍我的SJB我写给你看好吗? 开始觉得他们都是他为了摆脱自己父亲阴影而制作出来的药。第一次指向明确就是对父亲的反抗,第二次则更像病得狠了痛得狠了而造出一点止痛或者拖一下病情的药。
对他有决定影响的人只有他爸,其他人只能在病的程度上有影响。
所以说父子多萌?!多萌?!

我用我的生命恨你正如我用它无可救药的爱着你。
我用自己的痛苦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报复,你会在意吗

惹!萌die惹!...

他不再服用止痛药剂,几乎每个夜晚痛苦都会无休止地烧灼他的神经,在雨季格外漫长的夜里他企图用这样强烈的疼痛杀死自己身体里另一个生命。

他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惨白色月光在空旷的宫殿里摊了一地,他走到柜子前翻找出很多很多药,从前吃过的没有吃过的(反正他有那么多病)满满捧了一手,全部吞咽下去。药物颜色鲜艳仿佛带有剧毒,他想象毒素混进自己的血液里被胎儿当作养料全数吸收,最终缓慢将这个生命毒毙自己腹中。

《空梦集》

脑子里的蛇精病管不住了

丢几句话。

大概只有我记得,我的小哥哥,成年以前有洁白的长发,像春雪一样铺陈在石阶上,他让我坐在他身上抓他的头发玩,那头发滑溜溜的,总是握不住。

以上说的是十八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母亲把她所有爱都给了我早夭的长姊,我只在她的葬礼上见过她。那时我还很小,教习我的嬤嬷在我手里塞好花,又把我抱起来让我亲吻她的脸颊。可是我似乎从来没能记住她的容貌,之记着从重重绸缎中露出的一截脖颈,浅薄的皮肤下还留着药物和毒液涓涓流过鸦羽一样紫黑色的遗迹。

宅子里的仆人都说大小姐生的最像夫人,长姐死后,我听说母亲让下人搬走了她院落里所有铜镜,又在窗口檐下栽了几支黑得发紫的罂粟。风起时偶尔能飘过一阵药香。

这个...

《随便玩玩》

这个洞已经在我脑里面呆了快半年了,还是吐出来吧。

脑洞大如斗,随便玩玩。

姑娘A 单亲家庭 和她妈B相依为命,姑娘大概十六七岁吧,她妈就三十四三十五那样。

她妈聪明温柔气质好人也很能干大公司高管知性美人。对A特别疼特别宠特别上心,但是从来没提过爸爸,甚至都没说过A是不是她亲生的。A问过几次后来也不提了。

B有个大学同学C上学的时候有过暧昧 也没捅破 后来毕业了就散了 C后来去其他地方断了联系,但是C回到这个城市,又和B碰上了,其实也没想要发展,就见了几次叙叙旧。

但是姑娘A知道了,还误会了,以为她妈要和C好了。姑娘A不开心,她一直有个她和她妈只有彼此,最...

《南有嘉鱼》

很久以前搞的 随便丢一下

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蠢 渣 恶俗

极其OOC


枫岫又被他的小情人放鸽子,说是男孩子的乐团临时有事儿,我隔着电话都能想得到那张苦哈哈的的脸,正好手边事情做完,不陪他也说不过去。


最近枫岫过得有点不如意,自从拂樱开始搞那个叫火宅佛狱的摇滚乐队,就老放他鸽子,他形单影只的,还有点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味道。可人家正是一辈子里最有活力的年纪,还有大把青春可以挥霍,自然什么都想去玩玩,不像我们这些半老的,翻来覆去也只能安安耽耽喝茶聊天。


我上回被他拉去看过一次演出,在个七拐八弯才能找着的小酒吧里,声音震天响,...

《逢魔时刻》

SJB

SJB

SJB

重要的事说三遍  极其雷 极其OOC

性转女体百合角色黑化破格等等等等

逢魔时刻...


《不如不见》

这里丢一下……

不会写文 

雷 OOC

架空 我也不知道他们干嘛的


于锋要走这件事,其实郑轩是所有人中最先知道的。等一切尘埃落定公布出来他已经把所有前因后果起承转合连带着这几年那点有的没的消化得干干净净,所以看着别人对他小心翼翼的态度多少觉得有点好笑。


至于么,他脑子里闲闲掠过这么一句,说到底就是分手。何况其实他们还不算分手,确切点说,还没有人提出分手。


他们最后单独处一块儿的时候气氛还不错,郑轩的房间朝向好,太阳把飘窗上的垫子晒得暖融融的,他们就在那上面做爱。地方是有点儿小,姿势是有点儿艰难,但还算愉快。做完之后郑轩躺回床...

《神秘人Y先生》

不会写文

短小的开头存一发

这是第十六个晚上,我已经讲完了线装童话书上所有的故事,那孩子依然扯着我的袖子不肯闭上眼睛。他的眼睛映着烛火像天上闪烁的星辰。

好吧,其实我还有最后一个故事,我以为我会把它藏很久很久。直到我的身体枯萎腐朽我的灵魂残缺破碎,它就被一阵风吹走飘散在荒野里,被无缘的飞鸟用以果腹。

Y先生是在一个傍晚降临到这个小镇上的。那时候广场塔楼上的大钟正敲完五下,红砖铺成的地在震动下富有韵律感地抖了起来。这天最后的一点阳光从积雪的塔顶阁楼转了好多个弯发射出来,像一条水量稀少但蜿蜒的金色河流。

我抬起头刚好看到天上的Y先生,准确的说是撑着那把模样奇怪的伞从天上飘飘摇摇晃下来的Y先生。他的身形和后...

© 隔岸浮灯/Powered by LOFTER